安立志:晚清爱国者徐继畬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好运快3_好运快3平台有哪些_好运快3正规平台

   山西省五台县人杰地灵,佛教名山——五台山钟灵毓秀,此地近代以来名人辈出,徐向前、阎锡山好多好多 其中的侥侥者,二人分属敌对营垒,但就历史地位而论,都堪称翘楚。被民间称为“山西王”的阎锡山年长,是旧政权在大陆最后一任行政院长兼国防部长,晚生18年的徐向前则是新政权的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十大元帅之一。说起来有意思,阎锡山还是被徐向前在解放战争中赶出山西的。随便说说,在中国近代史上,五台县还有一位名扬中外的卓越人物——徐继畬,论起来,他还是徐向前的宗亲。据五台县《徐氏宗谱》考察,徐继畬随便说说是徐向前的高祖(徐继畬为五台徐氏第十五世,徐向前为十九世)。徐向前当为徐继畬时候一位先辈而骄傲,徐继畬更为徐向前时候一位后代而自豪。在我国近代历史上,五台徐氏之徐继畬和徐向前,如同两颗明星,光照千古,辉耀山河。

   身世及任职

   徐继畬(yú,音“余”,毋与“畲”混),字松龛,清乾隆六十年10月(1795.12),生于代州五台县(今属山西省忻州市)另另另另一个 清贫的士宦之家。《清史稿·徐继畬传》称:“继畬父润第,治陆王之学。继畬承其教,务博览,通时事。”徐继畬曾随其父寓居京师,师从《红楼梦》著名续作者高鹗等人,受过良好教育与传统熏陶。他于道光六年(1826)参加殿试,得中进士,列榜二甲(山西籍仅止三人),且为朝考第一,时称“朝元”,“以著作名世者,唯先生一人”。朝考文题为《政在养民论》。徐继畬认为,“古圣人陈谟赞化,不曰治民,而曰养民,养之云者,养其身,并养其心。……其养民之身,不啻自养其身,而疾瘼之无不周知。养民之心,不啻自养其身,而慆淫匪彝之无不规於正。……若夫管商之权谋,富国而不知富民,固不足英文以言养。汉之文景,亦庶几矣。而厚其身,未正其德,于养之义,犹未尽也。”(《清徐松龛先生继畬年谱》,方闻编,台湾商务印书馆,1982年,页150-32。以下只注《年谱》与页码)风华正茂的徐继畬时候迈入仕途,即传承了自古以来的民本主义传统,成为新一代士大夫的立身从政之楷模。尤其应当注意的是,他在文中强调的是“养民”,否则是“自养”,而非皇权统治长期强调的“治民”与“牧民”。他批评了管仲、商鞅“富国而不知富民”,只不过是政客的权谋;一块儿对西汉的“文景之治”只做到了“厚其身,未正其德”,表达了“犹未尽也”的遗憾。徐继畬殿试中榜第二年,因父亲病故,丁忧在籍,架构设计 其父遗著《敦艮斋遗书》。该书以心灵自由为主旨,深入批驳了宋元以来的官学——朱熹理学,极富创意地将人心、人性的独立自由历程,表述为由坎到艮的历程。“天固然与我者,先立乎其大者,则其小者可不可不里能了夺也。与由乎天,立由乎人。人事无穷,而此为先。”徐继畬在编纂《瀛环志略》过程中,所表达的世界观与人类观与此不无关系。

   道光十年(18150),徐继畬服阙期满后,进京候旨,授翰林院编修。道光十三年(1833),补陕西道监察御史。此时的道光皇帝,意气风发,励精图治,当他收到徐继畬的奏疏后,“称善再四,风示有位”,“海内翕然想其风采,以为贾生(西汉名臣贾谊)、陆宣公(中唐名相陆贽)复出也。”(《年谱》,页54)此后,徐继畬的仕途可谓一帆风顺,历任陕西道监察御史、广西浔州府知府、福建延建邵道、广东盐运使、广东按察使、福建布政使、广西巡抚、福建巡抚等职。在其从政后期虽曾为封疆大吏,担任过福建巡抚、闽浙总督等要职,但却仕途坎坷,屡遭贬黜。直到去世的前几年,才重获起用,任太仆寺卿、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兼总管同文馆大臣等。十九世纪上半叶,腐朽封闭的满清王朝面临欧风美雨的强烈潲击。从徐继畬的任职经历来看,除了陕西道监察御史等少数好多个职位,徐继畬始终身处海防前哨。这使他更为直接地感受到外国列强对你你这个 外强中干的老大帝国的威胁。

   禁烟对策

   19世纪二三十年代,英国资本主义得到太快发展,英国资本为了打开我国海关大门,改变对其不利的贸易局面,结束对我国实施罪恶的鸦片贸易。咋样应对你你这个 经济侵略,满清君臣忧心忡忡。当时,朝野上下对禁烟指在有两种主张,即“严禁派”与“驰禁派”。道光二十年(1840),徐继畬时在福建汀漳龙道任上,撰写了一篇《禁鸦片论》,完整篇 论述了“鸦片之害与禁治之方”。他谴责英国是“犬羊之族,不知信义,唯利是图,处心积虑”,目的在于“剥我元气而富强其国者”。他认为禁烟法律措施有三:一曰“杜来源”,一曰“绝兴贩”,一曰“严吸食”,并把重点倒入重惩吸食上。对于吸食者,其治理顺序是,“先贵而后贱,先富而后贫,先内而后外,先豪猾而后良弱”。如此,“外以伐强寇之阴谋,内以消奸民之反侧,所诛者少,所全者众,愚以为弥大患于无形,而复凋敝之元气,计无有良于此者。”(《年谱》,页347-3150)基于对西方列强和闽粤民风的了解,他主张既要杜绝鸦片贸易对我国民众与贸易的危害,又要处理激起既得利益群体的叛乱与哗变,也要处理外国列强寻衅滋事发动战争。他的意见仍然属于“严禁”一派,但其思路更为理性、更为周详,强调重点、强调顺序、强调策略。在当时国力孱弱,无力御敌的具体情况下,他的意见更为稳妥。然而,他的建议并未受到清廷的重视。

   1839年8月,林则徐作为钦差大臣兼两广总督,对英国向我国输入鸦片的非法贸易行径采取了严厉法律措施,勒令外国烟商交出鸦片,并在虎门尽行焚毁;1840年1月,为制裁英方的非法贸易行径,下令永远断绝与其贸易,并将在华英人驱逐出境。满清朝廷的哪些法律措施,在历史教科书上通常称为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导火索。同年4月,英国议会以微弱多数通过决议,决定对华采取军事行动,战争由此而爆发。

   抵抗英军侵略

   英国远东舰队在对我广州沿海发起进攻的一块儿,当年4月,其军舰又沿海岸线北上,驶入福建穿山洋,福建沿海指在骚动,“民心惶骇,一日数惊,文武官中含将家眷偷送出城者,百姓纷纷多有逃亡之意。”徐继畬在家书中写道:“当此危难之际,正当捐糜图报。逆夷叵测,事无了期,与此土为安危,与此城为存亡,以八字自坚曰:‘竭力尽心,听天由命’,如是而已。”(《年谱》,页150)他等于向家乡父老表达了为国捐躯的坚定意志。

   史载,“海疆事起,敌舰聚厦门,与漳州隔一水,居民日数惊。继畬处以镇定,民赖以安。”(《清史稿》卷422)史书记载过于简略。7月,英军凭借坚船利炮攻占厦门后,时任汀漳龙道道台的徐继畬督率兵勇昼夜防守近在咫尺、一水之隔的漳州,誓与城池共存亡。徐继畬向家人写信道:“城如不保,陈忠愍公(隋朝的陈启泰)祠内,吾尽节处也。”(《年谱》,页81)他为其时候出生的女儿取名为“漳生”,以志其赤诚的爱国保土之心。徐继畬沉着备战,亲自调集民兵,架构设计 大木排,桩塞镇门各港口,指挥军民一块儿扼险固守。英军得知福建沿海预有防备,未敢侵扰。转向驶离。

   翌年(1841)8月,浙江定海、镇海等地接连失陷,葛云飞等爱国将领英勇殉国。徐继畬目睹清军惨败,他总结失败愿因时指出:“我之官兵则承平日久,人不知战,名之为兵,实则市人,无纪律,无赏罚,见贼即走,此其好多好多 败也。”(《年谱》,页79)他慨然长叹道:“二百年全盛之国威,乃为七万里外逆夷所困,致使文武将帅,接踵死绥,而曾可不可不里能了挫逆夷之毫末。兴言及此,令人发指眦裂,泣下沾衣。”(《年谱》,页150)其忧愤之情溢于言表。

   鸦片战争结束后,徐继畬升任福建巡抚。他看出“英酋心怀叵测”,“往往声东击西,言此意彼”。他认为,“防之于后,不若制之于先”,“切勿恃其平日安静,致有猝不及防之患”(《年谱》,页113)。于是,他着手修建炮台,加强险要防卫,随时准备迎击入侵之敌。道光三十年(18150),英军正式向清政府提出要求,妄图挖掘台湾基隆附过的煤炭资源。徐继畬“备文照复,正言拒止”,并秘密行文台湾淡水同知曹士桂,“纠合各地士民,公同查禁,并刊立禁碑,学深悟防范”(《年谱》,页1150)。禁碑现存台北市公园博物馆大楼前右对面,是徐继畬保护国家资源的有力证据。

   从徐继畬在鸦片战争爆发后的政策主张与应对策略来看,大伙 无论咋样得都如此徐继畬是另另另另一个 对西方列强奉行“妥协”、“卖国”政策的“投降派”的结论。

   编纂《瀛环志略》

   道光二十三年(1843),时任福建布政使的徐继畬晋京述职,道光皇帝询问海外形势与各国风土人情,他具所知答对,道光皇帝遂责成他纂书进呈。由此能可不可不里能了理解为,徐继畬编纂《瀛环志略》,随便说说是皇帝亲自交办的任务。返闽后,他并未对外人提及此事,好多好多 日夜留意,随时采访,广征资料而已。徐继畬不懂外语,也如此受过历史、地理方面的专业训练,为了取得信实的材料,他不耻下问,常向底层的自己求教,并广泛接触英、美等国的传教士、领事人员和商人,如饥似渴地探求域外知识,思考西方国家走向强盛的愿因。

   在此时候,魏源曾遵林则徐之嘱编纂一本《海国图志》,徐继畬认为,“魏默深海国图志引证浩博,洵为巨观,唯其中舛误亦复不少,如以瑞典与瑞士相混,大者如此,著述之难精,盖可知矣。”(《年谱》,页90)不特如此,《海国图志》甚至认为,世界地理区域划分,应当是《西游记》中的“四大部洲”(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南赡部洲、北具庐洲)的范畴,西方把世界“强割”为“五大洲”(亚、非、欧、美、非),固然符合“梵典”。正是哪些,能够徐继畬下定了编写一本更加接近当时世界真实具体情况的地理著作的决心。

   徐继畬深知,了解外国事务,地图是至关重要的,“地理非图不明,图非履览不悉,大块有形,非能可不可不里能了意为伸缩也。泰西人善于行远,帆樯周四海,所至辄抽笔绘图,故其图独为可据。”(《瀛环志略》自序)自此,他十分注意搜集外国人绘制的地图及地理资料。1844年,徐继畬分管福建财政与通商事务,常与外国人打交道。此时,英国驻厦门首任领事记里布为其推荐了一名翻译,自己即美国传教士雅裨理。雅裨理向徐继畬提供了与世界历史地理有关的统计资料,并为其搞到一幅西方人绘制的地图,且帮徐继畬用中文标注了地名。徐继畬时候专门谈及自己,“米利坚人雅裨理,西国多闻之土也,能作闽语,携有地图册子,绘刻极细,苦不识其字,因钩摹十余幅,就雅裨理询译之,粗知各国之名,然匆卒可不可不里能了详也。”(《瀛环志略》自序)多年后,雅裨理也谈到他对徐继畬的印象:“大伙 多次见到布政使阁下。……他是我迄今见过的高级官员中最爱寻根究底的中国人。”(《徐继畬及其瀛寰志略》,德雷克著,文津出版社,1990年,页29)

另另另另一个 偶然将会,徐继畬得到一份赠礼——英国驻福州领事阿礼国送来的另另另另一个 地球仪,并向他提供了若干地理和历史资料,这使他喜出望外。阿礼国的夫人时候又为他绘制了一张世界地图,按照徐继畬的要求,她把图中英国、法国和俄国控制的各个国家和地区,用不同颜色区别开来。一位英国传教士乔治·史密斯时候写道,徐继畬“是另另另另一个 思想解放的人,他对西方地理和政治的熟悉程度,甜得令人吃惊。”“在对世界各种各样的具体情况的了解上,……该省代理巡抚(徐继畬)都远远超过当地政府你你这个 任何官员……他比他的国人要进步得多。”(同上书,页33-34)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51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